小邪L

盗笔瓶邪 神夏福华 沉迷BCMF

8月了(  ̄▽ ̄)

沙滩。我向后微仰靠在白色的沙滩椅里,看着浪花一次次慢慢攀爬上来又缩退回去,努力吸了吸鼻子,终于能闻到淡淡的属于海风的咸味。 
 
  已是下午三四点钟,太阳渐渐有了下落的趋势,黑色的小鱼被迫聚集到一起,随着浪花无可抵抗地被冲向岸边。抬头望不远处,胖子正拿了支二十块钱的小鱼网,撺掇小哥跟他一起去捞鱼。
  
  “好,今儿晚饭有找落了,咱们回去做炸鱼片吃。”
 
  隐隐约约听到这句话,起身拿了个塑料袋,到岸边灌了海水递给他们装鱼,看着小哥不出意料的一夹一个准,自己突然也想尝试一下。 
 
  盯着鱼群拉起衣袖,小哥在一旁扫了眼我的手臂,我楞了一下,伤口虽然早就结痂,但在盐水里泡着依旧会疼,只得搓搓手尬笑:“没事,就玩一会儿。” 
 
  经过几次失败,我不得不承认空手捞鱼这事儿我还得再修炼修炼,手臂被海浪冲刷着已有些犯疼,叹口气准备上岸,一个大浪突然拍过来,我的手猛然被人抓住,以一个极快的速度拉下海面又迅速提上来。就看到一条小黑鱼被小哥的拇指按在手心上,我另一只手赶紧接过去将鱼捧着,直起身子对小哥笑了笑。看着鱼在我手中不停的想跳出这个禁锢,内心不知受了什么触动,望了眼袋子里同样执着着在边缘挣扎想要突破与海隔阂的鱼,又看了眼小哥,犹豫了一下,俯身将它放回海里。 
 
  毕竟海是它真正的归宿,它应该回到那里。
 
  我忘了疼痛,盯着海面望着忽远忽近的鱼群发呆,恍惚间闷油瓶拍拍我的肩:“该上岸了。”

   “好。”我点头。是的,我们该上岸了。

翻以前的截图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
/前面可爱迷人小清新后面重口情头辣眼睛【bushi】(ノ∀`)
有些屏幕亮度不一样实在抱歉ノ)`-' )

深夜折腾半天的产物/思维混乱啥的不要打我!

#BCMF#  #Johnlock# #稍微有点smaugbo#
  在众人的欢呼声中,龙终究还是倒了下去。
  或许这就是每只龙的宿命吧,史矛革想,慢慢闭上眼睛,目光无意中扫过那个金色毛发的小霍比特人,不知为何感到些许异样的从未有过的触动——可惜他太累了,已经来不及细想——大概这一睡就是永远了。
 
  “嘿!”在黑暗中不知过了多久,耳边突然传来一声稍带惊喜地叫嚷,原来龙也有判断错误的一天,这是史矛革想到的第一件事情,因为他几乎是立刻就辨认出了那是谁的声音——比尔博·巴金斯。
  他还活着,而且还这个比尔博人活在同一个世界上。
  然而不是那个存在龙与预言的世界里了。
  他睁开了眼睛——这里是伦敦。

  侦探也不知道他是如何梦到这个诡异的故事且莫名奇妙变成了龙的,当他睁开眼的一瞬间还真有点分不清现实,唯一使他感兴趣的那个叫比尔博的身影始终模糊不清,不过他相信那一定和John长的差不多——至少从身高来看。
  哦算了吧,John知道了一定会想打他一顿的,侦探暗自笑笑,来到楼下,John在饭桌旁吃着早饭,侦探在一旁耐心的等John将食物吃完,告诉了他这个神奇的梦——当然没有透露一点关于他的想法。
  “嗯……实际上我也梦到了。”John惊讶了好一会儿,回答道“我是那个比尔博人,那只龙……”他又顿了顿,笑道“我当时真没想到是你。”
  “……”看着John那带略着嘲讽的笑脸侦探简直想要将自己的想法脱口而出了。
 
  好啦,最后侦探当然没忍住,虽然差点遭到毒打,但对于互相梦到对方这件事来讲,侦探和军医心里悄咪咪的还都是很满足的。

依然是ooc的福华段子/祝各位食用愉快XP

  John感觉自己最近的生活真是糟透了,忍受上班打瞌睡的痛苦,照顾好过度活泼的Roise,难度最大的是控制住没有案子几近疯狂的夏洛克。
  “第四遍,Sherlock,不要再想着能在这屋里找到你的烟盒了。”John放下手中的报纸,补充道,“方圆三千米内也得不到。”
  回应他的是一阵固执的翻找声,John见状摇摇头,孩子在一旁倒是睡得香甜。
  “听着,John,你可以对我有意见,你也可以把这些东西全部写在你的博客上,添油加醋也好,我只要我的香烟。”
  “……不行,Sherlock,耐心点,再坚持几天,说不定你就可以脱离香烟的束缚了。犯罪分子可能在策划一场复杂的谋杀呢。”
  “哦,那真是为他们着急!为什么我不能去杀个人刺激刺激苏格兰的蠢货,顺便鼓励一下消沉的犯罪阶层——唔,放心John,我也就是想想。”
  最后一句的弥补并没有什么用处,Sherlock依然没有能躲过John的警示的眼神,只能抱歉地对John眨了眨眼,然后迅速转移话题。
  “嗯……就算是,一片尼古丁贴片也不行?”
  “那只会让你得寸进尺。”John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,“难道在你的世界里就没有比案子和毒品更重要的东西了吗?”
  “不,当然不是。”这回换成Sherlock有些不满了,“John,你可能还有些不太明白……”
  “等等,什么?”
  “我是说,你可能……”
  “不,我的意思是……对你来讲那个更重要的东西。”John将身子微微前倾,不自觉地显出在意的样子。
  Sherlock愣了一下,大脑好像突然停止工作一样,张开的嘴无声地动了动,但随即又微笑起来,“嗯——依然是刚才那个回答,是你,John,John Waston。”

随意码的福华小甜饼xxx

#Johnlock# #突如其来的雨天#
  “But, John, please wait...”
  难得的没有等夏洛克说完,约翰便挥手而去——终于,我们可爱的医生又被侦探先生气得离家出走。
  然而,这次医生的运气却没有往常那样好了,在伦敦这样一个动不动就下雨的城市,贸然出门又忘记看天气预报的人,总是会在不一会儿碰上大雨。
  “......shit”医生低声抱怨了一句,边用手挡着头边小跑着寻找一个可供避雨的商场或是咖啡馆——他必须得找一个能久待的地方,毕竟这场雨看起来要下得时间可不短...…
  思考间,身后却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,没等到约翰回头,他的上方就被一个硕大的雨伞遮蔽住了。
  “John!”同时出现的还有那带着歉意的令人无法回绝的声音,“I'm really sorry...”
  面对突然来到身后的侦探,医生控制住自己想要回头质问“你为什么跟踪我并且还带伞了”的欲望,而是稍稍整理了下面部表情装作依然愤怒的样子抿嘴不言。
  “John...”夏洛克有些无措,虽然对他来讲能做到帮人挡雨这一点已经是极大的进步了。
  约翰渐渐感到一旁经过的路人不断投来的疑惑的目光,他意识到他们俩现在简直就像一对闹变扭的情侣。
  “Well...我们接下来去吃点什么?”约翰暗自叹了口气转过身,有些失望的解除这个尴尬的场面,本来还盼望着夏洛克能夸自己几句讨他开心的——这机会实属不易。
  “You forgive me?”夏洛克愣了一下,很快反应过来,眼睛里闪着快乐的光“那么就去你想去的咖啡馆吧。”
  “Shall we?”约翰笑了笑,跟着夏洛克的步子。
  ——你还是没看出来啊,其实,我早就原谅你了。